排行榜
| | 注册 |
播放记录

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 紅樓遺秘(第三十四回)

2019-05-02 01:02:16


第三十四回:風雲暗湧
  寶玉與秦鍾仍從梨香院的小旁門進府,那邊甚是清靜,一路沒碰見幾個人。
  行至帳房,寶玉叫秦鍾於樹後躲著,自已進去借了筆,在一張小字條上寫了「小木屋」三個字,然後揉成一團捏在手心裡,出來復攜秦鍾前行,到了一座大院子旁,遂又停下。
  秦鍾東張西望了一下,疑惑道:「這不是二嬸嬸的院子麼?」
  寶玉道:「你還是這裡等著,我一會就出來。」
  撇下他,逕自入院去了。
  進到院內,瞧見豐兒坐在中門上,便招手過來問道:「你爺在家麼?」
  豐兒搖搖頭道:「還沒回來,說今晚要請人吃飯哩。」
  寶玉心中一暢,直奔裡屋,掀簾而入,只見鳳姐正與平兒在榻上說話。
  鳳姐兒一見寶玉進來,頓時笑靨如花,拉他身邊坐下,道:「今晚又不在家裡吃飯,跑去哪兒玩了?」
  寶玉胡亂應了,只找些散話來說。
  鳳姐心中明白,尋了幾個借口欲支開平兒,無奈她只是膩在榻上不肯走開,急得寶玉額上冒汗,心念一轉,對平兒笑道:「口中好幹,姐姐幫我倒杯茶好麼?」
  平兒只好下榻,也不到外邊弄,只去倒桌上的陳茶,但她這麼一轉身,寶玉已覷著了機會,將紙條迅速塞入鳳姐的手心裡。
  鳳姐兒嬌白了他一眼,把那紙團捏在手心裡,臉上蕩漾出一股迷人的笑意。
  平兒倒了茶,面無表情地復坐兩人對面,鳳姐對她罵道:「你可越發懶了,這樣的冷茶怎麼能吃?」
  寶玉只說沒事,天熱茶涼才好,又聊了幾句,便起身告辭。
  秦鍾見寶玉出來,忙上前捉住他的手,埋怨道:「怎去了那麼久?可沒急死我。」
  寶玉笑而不答,又拉著他走,竟往院後假山的幽暗處尋去。
  秦鍾心中驚疑不定,一路連問,寶玉只答:「到了便知。」
  兩人轉過假山旁側,摸黑又走了一會,忽聽寶玉道:「到了。」
  秦鍾趁著月光凝目一瞧,原來前面竟有間小木屋,上下幾被籐蘿植物爬滿,只露出一扇小門來,門上是一把嶄新的銅鎖,只見寶玉掏出鑰匙上前開了鎖,回身招手他進去。
  秦鍾走進小門,只覺腳下所踏皆是軟綿,只是四周黑燈瞎火的,不知寶玉在弄些什麼,正待要問,前面忽然亮了起來,原來寶玉點燃了一盞琉璃燈,笑吟吟道:「小鍾兒,瞧瞧這地方可好?」
  秦鍾四下觀望,頓時發出一聲驚歎,原來小屋裡竟是異樣的華麗舒適,四壁所露雖皆為木質結構,樸素天然,但裡邊的傢俱擺設卻是典雅考究,那梳妝台、春凳、小几、香爐、立鏡、羅帳、臥榻、紗衾、繡枕、琉璃燈等用品一概俱全,地上還鋪著一張軟綿綿的西洋絲絨毯,踏在上面好不舒服。不禁訝道:「幽深僻靜處,怎麼會有這樣一個仙鄉?」
  寶玉過去推上了門,便一頭栽倒榻上,雙手枕首,洋洋得意道:「這便是我與你鳳嬸子幽會的溫柔鄉了。」
  秦鍾羨慕萬分,在屋子裡走來走去,到處玩看,歎道:「在這裡纏綿銷魂,便是神仙也不肯換哩。」
  寶玉笑道:「我們今晚便做一回神仙。」
  秦鍾又道:「剛才是去跟她借鑰匙麼?你們竟然好到這地步哩。」
  寶玉怕秦鍾驚慌,也不告訴他其實是去約鳳姐來這裡,只懶懶叫道:「小鍾兒。」
  秦鍾應道:「什麼?」
  又聽他叫了一聲,便回過頭去,見寶玉半躺在床上,兩腿分開垂落地上,心中明白,卻抿嘴笑道:「叫人幹嘛?」
  寶玉道:「過來,先幫我弄一弄。」
  秦鍾笑道:「等會兒麼,這麼著急。」
  徑於梳妝台前坐下,見上面擺著大大小小十幾隻宣窯瓷盒、白玉方盒與漆花瓶子,盛的皆是市面上罕見的上好香粉胭脂,不由瞧得眼都熱了,便一樣樣拿起來玩看。
  寶玉道:「快來,快來,那股東西從早上憋到現在,再不放出來,你哥哥就被它們撐死了……」
  卻不見秦鍾答應,抬頭瞧去,原來他勻了鳳姐的香粉胭脂,正對著菱花鏡仔細上妝。
  寶玉心中狂跳,不再催促,苦熬了半柱香光景,才見秦種從椅上立起,笑吟吟地走來,他原本就生得俊俏非常,此刻上了妝,那肌膚白裡透紅,紅中見嫩,更如女孩兒般嫵媚妍麗。
  秦鍾走到床前,曲膝慢慢跪下,雙手解開寶玉腰間的大紅汗巾,褪下半拉褲子來,凝視一眼,便把腦袋緩緩伏下,塗了胭脂的嬌嫩紅唇噙上了蜇伏的大蛇。
  寶玉瞠目結舌,肥莖如冬蛇舒醒般昂起首來,並且迅速成長,轉眼間已塞滿了秦鐘的小口。
  秦鍾賣力咂吮,來來回回地深吞慢吐,舌頭不時從底下挑舐巨莖的溝壑,牙齒偶爾調皮地刮一下那漲得紅光滿面的圓頭……只不過幾十下,寶玉已覺來了意思,忽坐起身來,垂頭看秦鐘的吞吐。
  秦鍾滿臉飛紅,眼睛也抬起來瞧寶玉,兩人眉目傳情,滋味更覺暢美無比,寶玉兩手撐榻,忍不住微微挺動,頓刺得秦鍾喉中「唔唔」悶哼。
  寶玉道:「把衣服脫掉,我差不多要出來了,瞧著你身子才爽。」
  秦鍾也不吐出他的肉棒,仍舊含吮著,雙手便自解衣裳,不一會就把上邊全脫光了,底下也只餘一條白綾綢褲,露出了那比女孩兒還要白嫩的肌膚。
  寶玉手摸他的軟肩,道:「褲子也脫。」
  秦鍾目露央色,寶玉只是不允,笑道:「你說過今晚都聽我的,難道不算數?」
  秦鍾這才羞答答把褲子褪了,腿心露出一根尖尖翹翹、細細長長的玉棒來。
  寶玉只覺異樣可愛,遂脫了鞋子,用腳趾去挑逗,把秦鍾玩了個左移右閃,那羞羞怯怯的模樣,便是嬌娃也不遑多讓。
  秦鍾被撩拔得難過,唔唔哼道:「若再這樣,可侍候不了你啦。」
  舌尖塞入龜頸溝內,蝶兒振翅般地用力疾掃。
  寶玉最怕秦鍾這招兒,又見他姿態淫麋非常,神情羞不可奈,倏忽間奇酥異麻,雙手忙將嬌弟弟的後腦按緊,下體盡情往前一送,巨龜塞在他深喉嫩處大跳數下,憋了一整天的濃精,終於一注注地疾射而出……
  秦鍾含也含不住,許多白漿便從他嘴角迸了出來,流了一下巴,又滴了一胸。
  寶玉激射過後,拔出巨莖,身子往後一仰,又躺倒榻上,口裡笑道:「暢快暢快,終於舒服啦。」
  秦鍾伏地欲嘔,強忍了好一陣子才緩過勁來,被弄至這等深度,若是換了別人,只怕早就嘔個天翻地覆了,所幸他久駐風月,閱歷甚豐,早已練就「深喉」之技,是以才經得住寶玉巨杵的拼根而入。
  寶玉見狀,慌忙坐起身來,用手幫他輕輕拍背,滿懷歉意道:「剛才實在美不可言,不想弄得太深了,可苦了弟弟哩。」
  秦鍾又喘息了好一會,才從衣服堆裡尋出一方軟帕,先幫寶玉將玉莖細細拭淨,又為自已清潔一番,乜眼心滿意足的公子,幽怨道:「一下子出來這麼多,差點兒嗆死我了。」
  寶玉伸手,一把將秦鍾拽倒榻上,摟著他笑道:「含不住,何不吞些下去?
  書上說這些精大補身子哩。「秦鍾探手脫下鞋子,丟到腳踏上,暈著臉嗔道:」
  你以為沒有麼?「寶玉心頭一蕩,道:」什麼味兒?難不難嚥?「
  秦鍾出神道:「真奇怪,玉哥哥射出來的東西一點也不腥,卻是十分麻人,你聽聽,我說話是不是都有些大舌頭了?」
  寶玉道:「哪有。」
  忽笑著接道:「小鍾兒,你老實告訴我,你有吃過別人的這種東西?」
  秦鍾唬了一跳,忙道:「沒有沒有!」
  寶玉只瞧著他笑:「既然沒有,怎麼知道我射出來的東西不腥,你卻說奇怪呢?」
  秦鍾只覺頭皮發麻,正不知如何作答,忽聽「咿呀」一聲,轉首往門口望去,只見木門推開,從外面進來一個絕色婦人,不是王熙鳳又是誰,登時給嚇得六神無主目瞪口呆。
  原來鳳姐兒瞧了寶玉塞給她的紙條,迫不及待地欲跟情郎幽會,好不容易才哄過平兒,尋了個借口溜出院子來,到了小木屋前,見銅鎖已開,便美滋滋地推門進去,原想裡面只有寶玉等她,誰料一眼望去,床上竟有兩個男人赤身裸體地交股而臥,楞在門口傻了好一會,驀地才醒過神來,「哎呀」一聲,早已羞得滿面通紅,低啐道:「該死。」
  轉身就走。
  寶玉瞧見,趕忙從床上跳下,追過去一把抓住她手腕,用力拉回屋子裡來,一腳踢上木門,抱起婦人轉回床上,只把身子緊緊壓住,笑道:「姐姐才進來,怎麼就要走呢?」
  ************
  世榮待那大小美人走後,心中漸漸安靜下來,他躺在床上,閉目調息良久,終於在丹田中凝結出一點點內力,雖然只是細若游絲,卻已令他驚喜交集,深知這便是渡過此厄的唯一轉機,當下聚精會神地竭力培養,不知又過了多久,那內力終於結聚成一團可以啟動的能量,身上也恢復了些許力氣,於是坐起盤膝自療,漸又進入忘我之境。
  當世榮重新睜開眼時,只見窗外雲鑲金邊,晚霞滿天,卻是到了黃昏時分。
  稍作內視自檢,功力竟已恢復了三成,雖然肺中的那一道劍氣仍未能化去,但他心中不再似昨夜那般充滿絕望了。
  世榮下床,走出屋外,一個清清碧碧的小湖豁現眼前,時下恰有微風,湖水泛出軟軟滑滑的輕波,細碎的浪聲傳入耳內,恍似女人低低的絮聒,岸上又有竹籬茅舍,嬌桃嫩柳,無不令人心曠神怡。
  他深深地呼吸了一下,只覺神清氣爽,繞著這藏錦塢走了一圈,並不見半個人影,心中尋思道:「我功力只恢復了三成,就此硬闖出宮去,恐怕還得遭逢凶險,實非上算,這地方已被那些禁衛搜過,暫沒什麼危險,但若呆在這裡療傷,卻沒有食物,如何捱得過三、五天?」
  盤算了許多,卻仍沒什麼好計較,忽聽遠處傳來「啪」的一聲輕響,似有人推開外圍籬笆的小竹門,心頭一驚,忖道:「難道又有人查到這裡來了?」
  足尖輕頓,人已輕飄飄地飛上旁邊的大柳樹,隱於綠柳枝叢之內。
  果然從籬笆圍那邊傳來一陣腳步聲,輕緩均勻。世榮從柳叢縫裡瞧去,只見茅屋之側轉出一個人來,刀眉鳳目、頷蓄短鬚,頭戴碧玉蓮冠,外披縷金羽衣,裡穿皂布道袍,腰繫黃絲絛,胯懸一隻絳紫葫蘆,足穿淨襪麻鞋,卻是個神采豐朗的中年道士,正朝著湖邊緩步而來。
  看見這道人,世榮心裡立生出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來,暗暗奇道:「宮裡怎會有個這樣的道人?」
  目光落到他胯側的那只絳紫葫蘆,忽想起最近從宮裡傳出的一個奇聞,說是不知從哪裡來了個神通廣大的道士,自稱「葫蘆道人」為皇上燒鉛煉汞,說經解道,短短數月內,便大得信寵,竟被拜為國師,只因如今並無國師實爵,是以朝野並無人去證實。
  道人走到湖邊,面水而立,只是隨隨便便地一站,便有那仙風骨道的神韻,此時夕陽已沒,淡月天邊,微風停止,湖面平滑如鏡,更襯得他似個不食人間煙火的神仙。
  世榮屏息靜所氣,不敢弄出半點聲響,隱覺此道絕非尋常,心中微微詫異:「如是那個被皇上拜為國師的葫蘆道人,孤身一個跑到這荒廢偏僻的水塢來做什麼?」
  正在納悶,忽見湖對面閃過一條人影,雙腿交替騰躍,足尖輕點水面,幾下起落,便已掠過了小湖,轉眼間就到了道人的跟前,週身一襲緊身黑衣,臉上也蒙著皂布,只露出一雙精芒閃耀的厲眼,口中似吟似唱:「淤泥源自混沌啟,白蓮一現盛世舉。」
  朝道人曲膝一跪,恭聲道:「屬下叩見宇文長老。」
  那道人上前扶起,笑道:「聖使不必多禮,教主聖體安康否?」
  世榮一聽,頓時大驚:「原來這兩人皆是白蓮教的人,不知黑衣人是『龍象聖使』還是『伽藍聖使』?難怪有這等輕功,而那葫蘆道人又是五長老中的哪一個呢?」
  繼而思道:「白蓮教對朝庭素來心懷不軌,如今竟把一個長老混進了宮裡,成了皇上信寵的國師,這還了得!說不定要壞我聖門大事哩。」
  那黑衣人起身後,也不答道人的話,從懷裡掏出一隻卷軸,高擎道:「長老請接教主聖喻。」
  這回輪到道人慌忙跪倒,口中應道:「叩迎教主聖旨。」
  世榮心道:「這白蓮教可謂大逆不道,教主的手諭竟敢用個『聖』字。」
  聽那黑衣人念道:「長老深謀遠慮,為吾教大計,棄享清福,孤身犯險,長潛凶地,其志可表,舉教銘記,近日南方或許有變,但望伺機應對,一切皆以擬定初衷為準。」
  宇文長老待黑衣人念罷,跪接過「聖旨」方直身立起,問道:「教主還有什麼吩咐麼?」
  黑衣人道:「教主說,我中原看似四海昇平,其實強敵環伺危機四伏,把這昏君取而代之,已是早晚的事,只不知這大好河山將落入誰人之手罷了。東南沿海倭寇橫行成患,西南界外前朝餘孽蟄伏,更有南疆諸族養兵備甲近百年,早已蠢蠢欲動,只因有馮左庭鎮守昆明,南邊才能暫得安寧,但我教中近來得到絕秘消息,有人欲謀馮老將軍,放出南疆諸虎,而我教暗中積蓄多年,缺的只是一個契機,如此一來,便可趁亂而起,憑我教中的百萬信徒,極樂谷的八萬神兵,加上教主的天縱奇材,白蓮盛世自是指日可待矣!」
  世榮聽得冷汗涔涔而下,暗道:「我一直以為這白蓮教不過烏合之眾,沒想到他們竟有謀取天下野心,並已暗地裡發展到如廝規模,而我聖門謀刺馮左庭的計劃何等嚴密,卻也被他們知曉,還想從中漁利,可惡可惡,看來我聖門對全局的判斷,應該重新估算了。」
  心中旋又冷笑:「嘿嘿,天意如此,竟教我今夜無意中得知這樁大秘密,你們白蓮教的日子,往後定不好過了!」
  宇文長老臉露驚喜之色,道:「馮左庭身邊猛將如雲、高手如林,誰敢去動他?」
  黑衣人道:「目前尚未能查出,只知那幫人實力非常強大,絕不可小覷,教中諸尊多以為是南疆猛虎培植的勢力。」
  宇文長老沉思道:「竟敢謀算笑鎮南天馮左庭,只怕這股勢力也有些許野心,不可不防啊。」
  黑衣人道:「教主希望長老在宮中培植勢力,相機配合,一切皆以動搖朝庭的根基為準。」
  宇文長老點點頭,道:「那狗皇帝昏庸無能,罷賢不用,卻喜諂佞,且又荒淫無度,我已收服了他的一個寵妃,授與房中秘術,如今哄得狗皇帝對她百依百順,日後教主如有什麼計策欲施,或可通過此徑而行。」
  黑衣人聞言大喜,道:「長老真乃不凡,一出手便大有斬獲,屬下回去,定為長老請功。」
  世榮自警道:「這可大大的不妙,妖道所說的寵妃,不知是哪一個?日後我可千萬得小心了。」
  道人哈哈一笑,捋著美須道:「小小進展,何足掛齒,待我宇文奇他日收拾了狗皇帝,再煩聖使幫忙請功!」
  他說這話時氣勢陡生,竟似風雲也為之色變。
  黑衣人也笑道:「到那時,也無須屬下多事了,教主定自親為長老慶賀。」
  忽問道:「不知長老查出那金、銀二衛的來歷沒有?」
  世榮聽他們說起四大聖衛,連忙聚神傾聽。
  道人搖搖頭,道:「毫無所獲,那金面具不知所居何處,平時極少出現,而那銀面具卻是終日不離狗皇帝左右,因此也沒什麼間隙可查。」
  黑衣人聽了,若有所思道:「這四聖衛是剷除狗皇帝的重大障礙,若連來歷都查不明白,那可真的十分棘手。」
  世榮心道:「這麼說來,這道人至少還查出了銅、鐵兩衛的來歷。」
  說到四大聖衛,宇文長老忽道:「還有一件事,昨夜那採花大盜逃進宮裡來了。」
  黑衣人道:「都中早已傳得沸沸揚揚了,不知現今捉住了沒有?」
  宇文長老道:「尚未擒獲,他曾被鐵面具纏住,結果兩敗俱傷。」
  黑衣人大訝道:「聽長老說過,那鐵面具已練至劍罡境界,竟還拿不下區區一個採花盜?」
  世榮心中凜然:「那鐵面具傷我的果然是劍罡,無怪如此難以化解。」
  宇文長老搖首道:「那採花盜絕非尋常之輩,聽說他逃入皇宮前之,一拳擊斃了東海龍宮的『萬壽相』田冠……」
  黑衣人嘿嘿笑道:「雖然江湖上把田冠的龜甲神通吹得神奇,但若碰見我,恐怕也能一拳送他上西天。」
  宇文長老冷冷道:「並非只因如此,今早我又瞧了鐵面具身上的傷,幾乎可以斷定,那採花盜所使的武功,就是那六十年前曇花一現的月華邪功。」
  黑衣人身子一震,深深地吸了口氣,悚然道:「是與那鳳凰涅盤大法並稱為兩大邪功的月華精要麼?長老怎能肯定?」
  世榮也是吃了一驚,心道:「我的月華精要當世已沒幾人識得,而這妖道僅憑著那鐵面具所受的傷,就能作此判斷,當真有些邪門了。」
  道人目遙遠方,緩緩而道:「因為當今世上,只怕再沒有人似我對月華邪功如此刻骨銘心了。」


返回继续阅读热门长篇连载

长篇连载
点击:7012-1919:14 [简体] 巫女屠龙记(第二部高中篇)(第廿四章誓言)【长
点击:11611-3011:16[连载] 【情天性海】【 第三章:婚前的安定团结
点击:6006-1002:03三国之女骑天下两场宴会
点击:8905-0903:43[现代情感] 天使的淫落番外-Something(Girls Day)
点击:6412-1919:13 [简体] 人型包裹(3)(重口味.扩张.超级深入)
点击:12312-1919:10 淫贱不能移(三)
点击:12103-0800:22[现代情感] 紧缚名人录——周涛
点击:12103-1206:17[现代情感] 新入行之焦俊燕
点击:6412-1918:59 夫妻故事汇之四十九 赴宴
点击:5912-1919:07 我的艳遇之大学篇
点击:12811-3011:14【江山如此多娇】第一集下
点击:12612-0312:51【长篇】照日天劫【作者:youjun】
点击:7912-1919:08[简体] 无奈的新郎
点击:13712-1919:05 犬美人(一)surprise的圈套
点击:6112-1918:59[简体] 那些年,那些事儿(序言二)
点击:11303-1206:16[现代情感] 陪睡女人钟思华
点击:7012-1918:56 我的地主生涯 第二十九章 生死
点击:8412-1918:58 Summer story[简体]
点击:14812-1919:02 妻心如刀(同人改) 三十九
点击:13111-3011:14 出轨的诱惑 作者:wqdscx 第五章
点击:5601-2104:01【俏黄蓉传奇】(1-2)
点击:5012-1918:50 重生官道-宁小妹【1】
点击:7812-1919:04 让老婆喷水实录教程
点击:5412-1918:50 脱衣麻将6(四)户外主播调教 -中段
点击:13903-1300:05[现代情感] 雪姨王琳入殷趴
点击:24502-2901:07第一百九十七章 淫窟性奴
点击:5712-1919:08 诱骗调教矜持家政少妇田姐之七八章
点击:5312-1918:50 【淫生外传之少年的烦恼】 第三章
点击:8112-1918:59 梦想之都 45
点击:6712-1919:04 我与前台
紅樓遺秘(第三十四回),乳腺癌手术疼吗,乳腺癌手术危险大吗,乳腺癌手术五年后,乳腺癌手术西安,乳腺癌手术消毒范围
乳腺癌手术疼吗-欢迎来到色乳腺癌手术疼吗综合自拍视频第一时间观看漂亮妹妹视频,男人激情天堂2018,请记住本站永久网址狠狠操色情网自拍网站播放流畅,无卡顿。男人乳腺癌手术疼吗天堂在线视频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
TOP反馈